第1章 我的前桌是个怪咖

“苏明澈?”这不就是公告栏的第一个名字?!原来伙是个学霸啊!

林桑染气不打一处来,她诚心过来道歉,他不接受就算了,还似乎有点嫌弃她?!对着她一脸冷漠避之不及,面对老师的时候就笑容满面文质彬彬,她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大变脸。

上课铃一响,就见一个肚子圆滚滚的老师夹着教案走了进来,这位老师圆脸,微胖,鼻梁上架着一副厚眼镜,笑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。

许多高中开学第一件事都是军训,不少女生怕自己晒黑,特意准备了好多只防晒霜;男生则大多数对军训充满好奇,一直期盼军训的通知。结果左等右等,隔壁永平高中都军训好几天了,也没等来浅苍军训的通知。

***

人和人之间的气场很奇怪,如果对方讨厌你,你一定感受的到,并且也会因此讨厌对方。

一抬头发现周围睡倒一票同学。

随着体育老师“林桑染”的一声点名,一个少女从列队中走出,径直走入测试区域,左脚向后错开一步,右手将铅球稳稳托在锁骨内端上方,紧贴颈部,隐隐可以看到衣袖下微微鼓起的肌肉。

他看了一眼林桑染伸出的手,眉头骤然紧蹙起来。不知是不是林桑染的错觉,她分明感觉男生看到她的脸后身子颤抖了一下,好像她是什么吃人的老虎,或者洪水猛兽,然后他就匆匆避开了目光。

危急时刻,一个路过的男老师迅速把男生拖到了一边,这才使他逃过了和铅球的亲密接触。男生被拽得一个趔趄,耳机线也脱落了,一屁股摔倒了地上,看着铅球和自己擦肩而过,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整个教室里传来岳云鹏辨识度极高的声音,“啊~~啊~五,你比四环多一环……”

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卸其QQ,删其微,封其微博;收其电脑,夺其手机,摔其iPad;断其WiFi,剪其网线,使其百无聊赖。然后静坐、学习、锻炼、读书、明智、精进,而后必成大器也!”

在班级公告栏看了半天,林桑染才在最后一行找到自己的名字,在这个以学习成绩论排名的世界里,林桑染无疑是垫底的。

一进大,主干道两侧排列着浓密翠绿的香樟树,给整片校园投下一片阴凉。

那男生蜂腰长腿,一头黑发,刘海微长,隐隐可以看到右眼睑有一颗小小的泪痣,可惜戴着一个土气的黑框眼镜,让他的气质一落千丈,活脱脱一个书呆子。

同桌唐朵在桌下拍了林桑染一下,小声提醒她老师叫她呢。睡得迷迷糊糊的林桑染猛地弹起来,“到!”

她偷偷瞟了一眼男生的桌角,上面写着:001,苏明澈。

林桑染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,猛然瞥见苏明澈阴沉沉的脸色,硬生生鼓着腮帮子把笑容憋了回去。

林桑染有点郁闷,真是冤家路窄!这家伙的眼神总是透着一种“生人勿近”的疏离感,尤其是他看到林桑染的时候,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!还立刻低下头去,甚至都不愿意再多看她一眼!林桑染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让他这么厌恶!

林桑染盯着铅球稳稳地向前飞去,眼看就要打破15的校园记录,却不想一个男生忽然闯入了铅球投掷区域,那球离他越来越近……

整个高一的学生挤在学校新建的大礼堂里,听坐在台上的校长老师发言,播放入校教育PPT。

“苏明澈是中考状元,今后就担任学习委员。大家没意见吧?”赵书才扶了扶眼镜扫视全班,“那林桑染就担任体育委员,她是体育特招生。”说着拔高了声音,“林桑染!你说好不好啊?”

林桑染气成了一只包子,气呼呼地转身回去继续体测了,怒中烧的她重掷铅球,四公斤的铅球她竟扔出了16米远,妥妥地刷新了校记录。

林桑染吓了一跳,不知道他是不是不舒服,赶忙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想问问怎么回事。正巧苏明澈转过头来,她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,一下勾掉了他的耳机。

***

苏明澈关掉手机,冷冷地盯着林桑染,额角还渗着汗,不知道是不是气的,嘴唇都有点哆嗦,“你,别再跟我说话!”

林桑染视极佳,隔着老远伸脖探脑地看了几眼,笑得更厉害了。

还有的学霸每次考前都会一脸担忧地称自己没复习考砸了怎么办,其实背地里拼命学,考试时拿个好成绩。她偷偷瞥了一眼专心致志的苏学霸,不知道他属于哪一种?

老师学生纷纷大声呼喊着危险让他躲开,结果那男生充耳不闻,林桑染心急如焚,匆匆向前跑去,大声叫喊着,离得近了才发现:那男生耳朵上缠绕着白色的耳机线,难怪他听不见!

班里已经来了不少同学,林桑染根据桌子上贴着的名字学号,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。余光扫了一眼自己同桌的名字:唐朵。听起来是个温柔可的女孩子。她再往前一扫,赫然发现前座竟然是上午那个男生。

于是永平高中的学生每天在顶着大太阳美黑时,就见浅苍中学的高一新生拿着西瓜、冰可乐,悠哉悠哉地趴在墙边观赏军训的队伍。把隔壁学校的学生气得吐血。

苏明澈正襟危坐地听着,林桑染在他背后微微低头,打起了瞌睡,一上课就瞌睡的毛病她一直改不了,不然也不至于成绩那么差。

林桑染赶紧跑过去,低头关切道:“同学,你没事吧?”边说边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。

结束了一上午的体育生入校体测,林桑染领了书和校服,这才好好打量了一下校园。

赵书才是谁?浅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魔班主任,别看他一副笑面虎的模样,其实比谁都严厉。浅苍学子走过最多的路就是赵老师的套路。不管是游戏还是聊天,他都能温温柔柔、三言两语就把学生套路去学习了。

林桑染是以体育生的身份进入浅苍中学的,谁让她是个学渣呢。本来她的文科还算不错,结果爸爸硬是以”文科不好找工作“为由托关系把她塞进了理科实验班。

毕竟未来三年都要同窗啊,和学霸的关系还是要搞好的。林桑染伸手戳了戳男生的背,刚想说话,却见男生瞬间像触电一样身子颤抖了一下,脊背绷得老直。

一开始大家还听了几句,慢的一个小时过去了。教育讲座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林桑染靠在椅子上,睡得昏天地暗,冷不防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,才惊醒了。

林桑染也学着他的样子翻了两页,无奈自己天生学渣属性,这数学书仿佛是天书,完全看不懂。

“欢迎各位同学的到来,我是赵书才,你们未来三年的班主任。”说着他挥手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作为为数不多的体育生,林桑染和一般的女生气质完全不一样。她四肢颀长,肌肉匀称,一头参差不齐的短发刚刚过耳,脸上挂着轻松自如的笑,明艳而清爽。

班主任还没来,满教室都是说话打闹的。男生谈论着最新款的游戏,女生谈论着喜欢的明星。苏明澈就像在自己身边建起了一层透明屏障,戴着耳机安安静静地看着数学书。

“第一节班会课就睡觉,林桑染,”赵老师笑眯眯的,“到后面站着清醒一下吧。”

全班哄笑成一团。

紧接着她五指持球姿势格外标准,蓄力几秒种后奋力向上一掷,铅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,一下子飞出去老远。

好巧不巧,她竟然和他前后桌!

“我只是想问问你……”林桑染没说完的话,都随着苏明澈把耳机重新塞进耳朵的动作戛然而止。

她抬头看一眼讲台,忽然捂着嘴憋不住笑,身子一颤一颤地差点滑到椅子下,把左右两边睡觉的学生都颠醒了。

讲台上主任正好讲到提高综合素质这一项,PPT放着一段话,把林桑染看精神了。

原来,苏明澈看似一本正经,本子上的话可不正经,只见他龙飞凤舞地写到;“无聊,为啥从小到大不让做的事从来没变过。好困啊,想睡觉。就这段话格外新颖。”

他看书速度很快,一边在书上写写画画,一边拿着笔在纸上写几个数字。不多时都看完了第一章。林桑染伸着脖子看看他的书,学霸就是学霸,还没开始正式上课,人家就已经自学完了一章,课后题都做了一半了。

浅苍中学田径场。

他还刻意把椅子往前使劲挪了挪,只留给自己一个仅能进出座位的空隙。好像林桑染是什么脏东西一样,唯恐避之不及。

林桑染看着他的背影切了一声,没跟他一般见识。还故意往前挪了挪桌子,心道地方大了多好,自己的长腿也有处安放了。

她还是头一次见到一边学习一边听相声的学霸。

只是浅苍的学生还没高兴两天,就等来了入校教育讲座的通知——

此语一出,教室中一片骚动。

从小到大林桑染见过许多学霸,有的整天顶着张严肃的脸,只知道埋头苦学;有的上课下课都在玩,然而一考试就见分晓,成绩好得让人咋舌。

全班静了下来,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。

他的声音很是动听,却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,“不用了谢谢。”他无视林桑染伸出的手,自己爬起来拍了拍土。然后看也不看林桑染,微笑着跟救他脱险的老师道谢,塞上耳机走了。

林桑染环视四周,大家都垂着脑袋昏昏睡,而那个怪咖学霸苏明澈,在前排一本正经地正襟危坐,左手本,右手笔地不知在记什么东西。

林桑染抱着东西爬上6楼,最终拐进了高一6班。

加载中…